<ol id="yk9tq"></ol>
<em id="yk9tq"><acronym id="yk9tq"></acronym></em>
    1. <tbody id="yk9tq"></tbody>
      |新一代信息技术 信息基础设施建设 互联网+ 大数据 人工智能 高端信息技术核心产业
      |高端制造 机器人 智能制造 新材料
      |生物产业 生物医药 生物农业 生物技术
      |绿色低碳 清洁能源汽车 环保产业 高效节能产业 生态修复 资源循环利用
      |数字创意 数创装备 内容创新 设计创新
      |产业资讯
      |地方亮点及地方发改委动态
      |独家内容
      |杂志订阅
      ?? 投稿
      您的位置:首页 > 其它 > 独家内容
      北京冬奥,交卷时限将不止于2022年
      2022-01-30 18:01
        中国战略新兴产业融媒体记者  陈雯
       
        当盛会落下帷幕,这场被期待贴上“常态”标签的冬奥,是否能够持续推动我国冰雪产业的整体进步?如何盘活冰雪资源?如何释放产业集聚经济效应?这些是冬奥热度褪去后,冰雪产业进入常态化发展过程中,需要我们回答的思考题。
        “与2001年申奥相比,北京和张家口联合申办的2022年冬奥会进入候选行列后,整个社会少了几分忐忑和激动,多了几分从容和淡定。”8年前,在北京被列入冬奥候选城市之际,时为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奥运专家陈剑撰文提出,这一次,我们可以用一颗平常心、举办一届常态的奥运会。
        而今天,我们需要进一步追问,当盛会落下帷幕,这场被期待贴上“常态”标签的冬奥,是否能够持续推动我国冰雪产业的整体进步?那么,如何盘活冰雪资源?如何释放产业集聚经济效应?这些是冬奥热度褪去后,冰雪产业进入常态化发展过程中,需要我们回答的思考题。
       
        跨越时空
        冰雪产业接受挑战
        从我国冰雪运动推进的角度看,这是一个非凡的雪季,冰雪健儿刻苦训练,将在赛场一展风采,在冬奥史册记录新章;这也是一个平凡的雪季,冰雪运动产业稳步发展,冰雪运动的快乐渐渐成为千家万户的日常。乘着冬奥的东风,冰雪运动正向着东南西北、向着春夏秋冬发出跨越时空的邀请,在冬奥氛围的感染下,越来越多人执笔书写自己的冰雪故事,中国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愿景正在走向现实。
        在冬奥筹办为京津冀协同发展提供了强劲的动力。“用张北的风点亮北京的灯”,2020年6月,张北柔性直流电网示范工程投入运行,每年可向北京输送约140亿千瓦时清洁能源,全面满足北京地区以及张家口地区的26个冬奥会场馆总计1亿千瓦时的年用电量需求,助力北京冬奥会在奥运史上首次实现场馆绿色电力全覆盖。2020年5月,《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可持续性计划》发布,“环境正影响”“区域新发展”“生活更美好”3个目标,将冬奥会筹办和本地发展紧密相连、融为一体。北京市发展改革委党组成员、副主任来现余介绍,北京坚持内外齐抓、优势互补,大力发展本地和外调可再生能源,全市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量占能源消费比重由2012年的4.4%提高到2021年的10%以上,实现2022年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可持续性承诺。
        冰雪项目和产业的发展脚步将不止于冬奥。与其说,冬奥举办是我国冰雪产业交出的一份答卷,不如说,冬奥筹备过程是整个产业发展不断跑出加速度的过程。我国冰雪产业由萌芽到规范,与经济社会的发展跃动着相同的脉搏。
        过去,冰雪产业主要围绕“冰雪黄金纬度带”进行布局,集中于包括欧洲的阿尔卑斯山、北美的落基山和吉林的长白山在内的“世界三大粉雪基地”。而受制于自然冰雪资源的稀缺,南方在冰雪运动方面一度交了白卷。发展冰雪产业,不仅要获得冬季的馈赠,也要接受夏季的挑战。北方城市致力于让雪季“长板更长”,非雪季“短板不短”,以“全季运营”模式填补其他季节的营收空白。冰雪资源高效利用,让闲置场馆夏天也能“忙”起来,已经被多地列入规划中。位于乌鲁木齐县的国际度假区不仅在冬季有专业的冰雪项目,在夏季也有丰富的山地运动项目,七彩飞圈、高山高速观光缆车、丛林穿越等,精彩又刺激。同时,度假区利用冰雪场馆的接待设施,开启非冬季项目的引流,或者在淡季维护建设滑雪场基础设施,增加冰雪运动项目及服务设施水平,为下个雪季做准备。
        同时,从“反季滑雪”预订量猛增的近几个夏天来看,在热门客源地前十的榜单中,南方城市占据九席,南方城市全年开放的室内冰雪场馆,在减轻运营压力的同时,也给初学者提供了安全可靠的运动场地,类似真冰溜冰场等冰雪体验项目,一经推出就成为夏日解暑之选。
        其实早在上世纪90年代,国内一些有条件的城市就已建设了真冰溜冰场,而近几年,随着冬奥临近,冰雪运动的魅力有增无减,更多的爱好者加入其中,能赛、能练、能看、也能玩。发展由高速向高质量方向抬升,也是更多人的对冬奥赛事后中国冰雪运动产业发展的期许。
        1月12日,国家体育总局委托国家统计局开展的“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统计调查发布报告,报告显示,2015年成功申办北京冬奥会以来,全国居民冰雪运动参与人数达3.46亿,提前实现了“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目标。在冬奥的牵引作用下,我国体育“夏强冬弱”“冰强雪弱”的“偏科”标签正在被撕去,冰雪运动吸引了越来越多爱好者,冰雪产业形成了“东南西北遥相呼应、春夏秋冬各具特色、冰上雪上协调并进”的新格局。
       
        常态运行
        冬奥赛后遗产规划
        场馆是冬奥会在可持续性方面能否取得真正意义上成功的关键。作为冬奥比赛场馆,其赛后运营在我们眼里,理应比一般场馆要更出色一些。理念低碳环保吗?运营足够专业吗?在设计上能引领潮流吗?在建筑材料的使用上能够反映最新的科技成果吗?我们期待这些场馆能够做出表率,期待它们在保持高度创新和有效运营的条件下,对周边自然生态环境的影响、对资源的消耗尽量降低。
        “山林场馆,生态冬奥”是延庆赛区的总体规划设计理念。从2015年开始至今,延庆赛区生态修复工作已历时6年。从详细摸底到科学评估,再到严格实践,场馆和基础设施建设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被降至最低,建成了“体育与生态共生”的绿色奥运典范工程。
        2016年,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水利部印发《水资源税改革试点暂行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办法》中界定:“地表水分为农业、工商业、城镇公共供水、水力发电、火力发电贯流式、特种行业及其他取用地表水。地下水分为农业、工商业、城镇公共供水、特种行业及其他取用地下水。”《办法》中,包括高尔夫球场、滑雪场等取用水都被明确规定为“特种行业取用水”。对于水力发电和火力发电贯流式以外的取用水,《办法》设置最低税额标准,而对于特种行业取用水,则从高制定税额标准。在2016年,河北省首先开展试点工作,滑雪场按特种行业标准收取水费,并计征水资源税,而后不久,北京、天津、山西、内蒙古、河南、山东等多地也将其纳入水资源税改革试点。
        由此可以看出,冰雪运动产业在包括水资源在内的能源消耗方面需要多方统筹。而要回答如何避免室外雪山项目场馆在带来对环境的负面影响,可以建设完善的融雪水、雨水回收利用系统,实现水资源重复利用,这些也是对资源困境的破局之举。张家口赛区的国家跳台滑雪中心“雪如意”,利用地表水收集技术,积雪融化形成的雪水被用来重复造雪,就实现了对自然降水的高效回收存储。
        实际上,对大多数产业,用电耗能的合理规划都是当前发展要重点关注的话题。尽量提升风能、太阳能等新能源发电占比,减少污染排放,通过科技绿色的材料和开发工具,以高水平环保技术支持赛后场馆的长期运营,既能减少运营方面的经济负担,也体现了环保发展的社会责任意识。
        在竞赛场馆中,北京赛区唯一的雪上项目场地,首钢滑雪大跳台依托首钢原有的4座冷却塔和制氧厂,升级改造原有工业资源,被国家奥委会视为冬奥会场可持续发展的典范。在石景山、永定河等优美风光的背景衬托下,滑雪大跳台场馆将灰冷的工业遗产涂抹了奥运精神的火热色彩,赛后也将保留比赛和训练等常规功能,深度融入城市空间。
        一方面,冬奥会在继承2008年北京奥运会留下的设施和遗产的同时,要传承“绿色、科技、人文”的奥运理念,另一方面,冬奥会也要在保留2008年北京奥运会理念的基础上,适应时代发展的新要求,在疫情防控、赛事服务、赛后规划、环境保护的方方面面都需要做足功课。
       
        思路打开
        从体育产业到旅游产业
        冬奥经济属于品牌经济,冬奥会举办周期内的体育产业、旅游产业、交通运输业、建筑行业等相关产业都能带来经济效益。冬奥结束后,场馆建设可以说是冰雪体育项目落地的基础支撑,冰雪市场需求的整体调动则可以认为是产业发展的长远布局,而旅游业就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市场。
        张家口学院教授杨润田认为:“整体上看,未来10年崇礼滑雪旅游产业的经济风险呈现出奥运前和奥运中经济风险较低,而奥运后经济风险逐步显露的特征。”这一点提示我们不要被冬奥赛前的繁荣冲昏了头脑。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以冬奥开幕为界,此前10年滑雪旅游产业都处在缓慢持续、有条不紊发展的状态之中,发展或许不完善,但是积淀了一定的产业基础,能够保持上升态势。而2022北京冬奥会后,产业规模迅速扩大,新的盈利增长点还不一定形成,原有的经济效益却有明显的下滑态势,滑雪产业收入增长速率将减缓,滑雪经济呈现“轻度过载”状态,而且暴露于经济风险之中。目前,中国冰雪市场尚不成熟。数据显示,在中国,3/4的雪友属于城郊体验型雪友,旅游度假型雪友人数占比仅为3%,而世界冰雪产业大国有90%以上的雪友是属于旅游度假型。相比之下,旅游度假产业的辐射和联动能力显然更加强大。
        按照京张奥运中心研究员、北京体育大学教授林显鹏的分析,冰雪产业主要强国的滑雪产业呈现为高级化和集聚化的格局,并且,大多采取山地休闲管理的模式运营。我们可以从外国发展经验,借鉴冰雪旅游业发展的路径。比如,阿尔卑斯山南麓的意大利多罗美地滑雪度假区,建有12个大型滑雪场,还拥有世界最大的滑雪设备制造商莱特纳集团等企业总部在此坐镇,是产业集聚的良好示范。
        商业开发加上公众参与,是提高奥运经济价值及社会价值的最优解。2008北京奥运之后,人们对体育运动的热情空前高涨,体育休闲旅游业逐渐成为热门。2022北京冬奥同样是增加冬奥经济的可持续发展空间,将中国的优秀城市旅游资源再次推向世界的一个契机。
        当然,不同于一般旅游业,中国冰雪在这一方面要面临更为艰巨的挑战。旅游产业本身自带脆弱属性,容易受到突发事件影响,而冰雪旅游又必须面对季节变化的强限制,其短板弱势就更加突出。因此,经历了冬奥洗礼的中国冰雪产业,只有真正提高市场主体竞争力,才能拥有强大的发展后劲。
        如果说,2008年北京奥运会提高了中国国际地位,提振了中国人民的自信心,那么,对于2022北京冬奥会,交卷时限将不止于2022年,冬奥是否真正在生态、科技、人文等方面,为国家未来发展起到模范和推动作用,仍需等待时间的检验。
        END
        来源:本刊原创文章
      关注微信公众号:

      官方账号直达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订阅服务 | 版权声明

      地址(Address):北京市西城区广内大街315号信息大厦B座8-13层(8-13 Floor, IT Center B Block, No.315 GuangNei Street, Xi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邮编:100053 传真:010-63691514 Post Code:100053 Fax:010-63691514

      Copyright 中国战略新兴产业网 京ICP备09051002号-3 技术支持:wicep

      <ol id="yk9tq"></ol>
      <em id="yk9tq"><acronym id="yk9tq"></acronym></em>
        1. <tbody id="yk9tq"></tbody>
        2. 动漫精品无码h在线观看_大肥女高潮bbwbbwhd视频_中国老太婆grdnnytube_亚洲av无码一区二区三区乱码